书家园网 > 玄幻魔法 > 灵寄囚羽 > 第三百六十九章 彼岸悔·庆生(上)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这个教别人谈恋爱的老总,真正想自己谈恋爱的时候,却这么老套,一点都不浪漫!”杨慧慧打趣着问:“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哥舍不得切我手指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亲自动手!”

    “那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说,你也知道我爸还在医院里,他还在痛苦着呢!我不应该到处去玩,而不照顾他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考虑不周,那我明天陪你去看伯父吧!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行啊,我爸爸可好相处了,你不用担心”

    在另一边,祝清婷没想到他们都来了,于是忙着招呼,这下海神和忆城又有得玩了,他们不停的捉弄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,或让他们产生幻觉,看到怪事,或让他们感觉到难受,喘不过气来!

    “鬼啊!”有一个人叫了出来,紧接着,其他人也忧虑重重。

    南一权问祝:“上一次,我来的时候就感觉周身不舒服,这一次我又看见一只长着满口獠牙,奇丑无比的的怪物朝我扑来,我要躲的时候,它又消失了不见,你们这宅子,是不是经常闹鬼啊?”

    祝清婷看着丽娜还有海神他们在一旁呲着牙笑个不停,便知道又是他们捣鬼。

    祝清婷让他们不要怕,“我们这里有几个江湖术士,平时最喜欢装神扮鬼吓唬他人,但是不会伤到你们的,不要怕。

    “你家太恐怖了,你快让他们停下来吧,我们这小心脏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左尔和倪莱亚也在一边笑得不停,看到来到这里的人被弄得东倒西歪,喃喃自语,左尔庆幸个不停:“还好我有莱亚姐罩着,不然又要被他们捉弄了!”

    莱亚问:“那你想不想也去捉弄捉弄他们呀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以?你也算是通过考核的元老了,你有资格的”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捉弄呢?麻烦你教教我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好了喽”

    莱亚笑了笑,双手捂在胸口,便只露出了一个人头,悬挂在空中。左尔看见,吓得打翻了凳子,踉跄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正要问她是人是鬼,倪莱亚双手后张,又露出了整个身体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是隐形斗篷,你把它披在身上,只要有一点光,它就能让人隐于无形”

    “世上真有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“怎么,白天哪个徐九生凭空消失,你还没缓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他那个是巫术,你这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科技啊!”

    “科技?居然有如此厉害的科技?”

    “这你恐怕就孤陋寡闻了,别问了,还想不想玩?”

    “想”

    倪莱亚把隐形斗篷给他,告诉他的使用方法。告诉他,隐形斗篷的里面是银白色,外面是见光就没有形的无色,你把它扣在身上,别掉在地上。左尔听完,当即穿上了斗篷,去吓唬他人去了。

    来得人莫名其妙的被戳一下,或者被打一下,以为旁边的人搞小动作,纷纷理论得不可开交。正当他们理论的时候,他们杯子中的果汁就被另一只吸管凭空给吸干净了,再看时,刀子和叉子又在桌上跳起舞来,看得大伙懵头懵脑。

    当即有几个人喊了声有鬼,就跑了出去没有回来。杨慧慧和南一权正在聊天,左尔过去故意用木板蹭了蹭杨慧慧的屁股,杨慧慧以为是南一权伸手非礼他,当即就给了南一权一个响亮的巴掌,把他给打蒙圈了。

    “慧慧,你怎么了?”杨慧慧朝着一边跑去,不理他,南一权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左尔却在一边捂着嘴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原来捉弄人这么好玩!怪不得那两个糟老头子这么喜欢捉弄别人。对了,我要去找我女神去了”平常情况,左尔无法接近提修,他一凑上去,提修就转身离开。有了斗篷,他正想好好的近距离的看看提修。

    左尔说着,就朝着一边四处观望,听说今天是祝清婷的生日,所以女神也来了的。果然,在一边,提修忧郁的坐在哪儿,一个人玩着杯子。左尔坐在她的面前,撑着下巴感叹:我女神真美,可惜她总是一副忧愁的样子,也不知道是谁惹她不高兴了!他看了她一会儿,就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去碰提修的脸,提修早就感觉到周围的热气流促急,还有人的心跳声,而且越来越近,马上从忧郁中提高了警觉,幻出玉箫,朝着感觉的方向一箫打去。

    左尔疼得喊了一声,提修还要打,左尔马上摘了斗篷,连连叫女神饶命。

    “是你?倪莱亚怎么把斗篷给了你!”

    “她借给我的!”

    “有了斗篷,你就对我无礼?”

    “女神,下次我不敢了”

    “哼,下次再敢对我动手动脚,小心我杀你全家!”

    “女神,你是女神,怎么能这么暴力呢?”

    “我杀人无数,一只都是这样麻木不仁”

    提修给了她一个犀利的眼神,吓得他不自觉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提修接着说:

    “我就在这儿看着,你赶紧把斗篷给我还给莱亚,若是再有下次,我就打断你的手,打折你的腿,把你绑在你家大门上,让你眼睁睁看着我是如何杀人的!”提修非常凶的瞪着他,又吓得左尔退了一步,垂头丧气的把斗篷收了,乖乖去到倪莱亚身边,把斗篷还给了她。

    倪莱亚问她怎么了,左尔朝着提修的方向指了指。倪莱亚哈哈笑道:“你惹谁不行,你干嘛去惹她?吃亏了不是!”

    “她是不是能看见我啊!我明明穿了斗篷,她还一打一个准,我手都快被她打断了!”

    “你去擦掉药,消消肿吧!还好你长得结实,你要是没练过,手早就断了!”

    “她哪里来的这般力气啊?”

    “提修非常厉害的,要不,我给你讲个故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故事?”

    “据说,她小的时候,有一个财主看上了她的模样,想把她买回家去做童养媳,她的父母哪里肯,当然不答应。第二天,财主趁她不在家,就派人来打死了她的父母,她听到以后,手里拎着两把菜刀,从街头砍到街尾,从城南砍到城北,把那财主的一家三十七口全部杀得干干净净,就连一只鸡一只狗都没放过,你说她凶残不凶残?而且,当时她才十一岁!”

    “你讲的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民国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编故事也不编得像样点,民国到现在百年有余,时间如此不符合,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!”

    倪莱亚故作诡异的说到:“她除了力气大得惊人,而且还能永驻容颜,长生不死,到现在,她已经活了一百二十八岁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不可能”

    “她这辈子也因为长得太漂亮了,被许多男人惦记,可是,凡是对他有非分之想的人,也都被她全部杀死!我悄悄告诉你,她对爱情不感兴趣,只喜欢一个人独处,据说,她一个人的时候,就喜欢在黑夜里拎着菜刀到处乱砍。我们知道,这是他父母死时,留给她的阴影,如今这个后遗症,到现在都还没有治好!”

    左尔不敢相信,回过头去看了看提修,这时提修突然从桌子下拎出了一把菜刀,反复摸来摸去,还在脸上蹭,时不时还眼神古怪,向他看来,又把左尔吓得瑟瑟发抖!再次看向提修的时候,只见提修把那百十来斤的石凳举在手间,拋上抛下。吓得左尔当即吞了口水,不吱声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倪莱亚问左尔。

    左尔连连说:“我信了,我信了!你们这里的人真怪!一个比一个还怪,我怕了,我怕了,我实在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左尔哪里知道,这是倪莱亚和提修串通起来的,目的就是吓唬他,让他和她保持距离,不要靠近她

    此时,已到下午六点,天空黑尽。

    贾四为问倪莱亚,孟良凡怎么还不回来。倪莱亚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听说给祝清婷准备生日去了,要是再不回来,可就麻烦了!你看祝清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要是再不回来,恐怕,有嘴也解释不清楚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四周突然亮起了彩灯,开满了鲜花,天空中更是放起了无声的礼花,各种心型和人像,把天空照得五颜六色。再一看时,是又出现十个大字:婷婷永远爱你生日快乐

    “原来他没有忘记!”

    祝清婷心里一下子云开雾散,明朗起来。又在这时,门外滑进来十几个头戴鲜花的男子,他们好像滑着轮滑,翩翩起舞,一边跳舞,一边推着一个二十一层的生日蛋糕朝着人群滑来。那蛋糕直径和高度都是两米一,每一层直径和高度递减十厘米,蛋糕上除了巧克力和鲜花,还有一只小猴子。

    “婷婷,这不会是要你给他生猴子吧?”孔胜槐问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生日属相”

    孟良凡穿得整整齐齐,从门外走了进来,脚下生风,一只手捧着鲜花,一只还拖着一个长宽四五十厘米的精美盒子。跟在后面的是:驭师,幻影,琴离,初一!

    原来,他们之所以不在,都是去陪孟良凡筹备生日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