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家园网 > 网游动漫 > 快穿:男神,有点燃! > 第967章 一日为师(36)
    那是孟羽第一次受挫。/>

    也许是第一次都是特别的,所以他心底总是不能忘怀。

    总想和乔潋再来比一次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别的……

    他不想看见这么一个有天赋的人,就这么毁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初筝将乔潋送到医院。

    医生极快的给他做了检查。

    “他的以前受过伤……”医生出来和初筝说:“再晚送来可能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初筝靠着墙,背心贴着冰冷的墙。

    “用最好的技术给他治。”

    医生叹口气,没有保证:“我们尽量。”

    初筝和医生聊完,推开病房门进去。

    乔潋苍白着着脸躺在床上,双眸紧闭,额头上还沾着汗。

    初筝指尖拨开乔潋额前的碎发,露出他光洁饱满的额头。

    初筝掌落在他发间,也不挪开,就这么静静的放着。

    乔潋睡得挺久,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。

    他侧目就看见初筝,单撑着额头,另一只放在他脑袋上,轻轻的压着,那双总是冷冰冰的眸子,此时安静的闭着。

    整个人看上去都没有平时凌厉。

    乔潋目光落在初筝唇上,他喉咙有些干涩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往初筝那边挪了下,仰头亲在她唇上。

    初筝闭着的眸子挣开,乔潋的视线一下就撞进她瞳孔里,幽森森的,一路下沉,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初筝托着他脑袋,将这个吻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乔潋到底是撑着不太舒服,先服软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初筝松开他,把病床调高一些,让他靠着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乔潋看下自己的:“没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初筝随意的问:“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之前乔潋看上去很正常,初筝没发现他有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他还打架斗殴来着。

    乔潋眼底暗了下:“我爸弄的。”

    钢琴是他和母亲学的,后来没事就自己练,每次乔宏听见都让他别弹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以为乔宏只是不喜欢,所以都避着他。

    那次他拿了奖,回去乔宏已经等在家里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说,让人按着他,把他双直接毁了。

    虽然事后乔宏用最好的医生,将他的治好,可是他再也不能碰钢琴。

    初筝眼底冷意更盛。

    乔宏这个狗东西,之前还算是便宜他了!

    初筝看向乔潋:“既然你清楚自己的情况,为什么还要跟孟羽胡来?”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乔潋迟疑近一分钟,才慢吞吞的道:“孟羽他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的关系。”乔潋声音闷闷的,像受了委屈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他会说出去。”乔潋道:“会影响到老师。”

    他不担心自己,他只怕给她惹上麻烦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件事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打算不要这双了?”初筝凑近他:“乔潋,你问过我了吗?”

    乔潋被初筝这么近距离看着,莫名的紧张。

    他咽了咽口水,解释道:“老师,我只是……想自己解决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孟羽而已,他说就说出去,你怕什么。”初筝没好气的道:“如果不是你在学校,我早辞职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乔潋愣了下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不是你在学校,我早辞职不干了。

    初筝撑在他两侧,几乎将他圈在怀里。

    女生凶巴巴的看着他:“下次这种事跟我说,我会解决,听见没?”

    乔潋懵懵懂懂,半晌点点头:“知……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初筝亲他一下:“乖。”

    乔潋:“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乔潋的伤到根本,就算治好,以后也没办法使力。

    医生那边只能保守治疗。

    最后能恢复到什么地步,谁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“要不截肢算了。”

    初筝冒出一句。

    乔潋吓得哆嗦一下:“老师,不……不用吧?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也不在乎。”初筝盛了粥,面无表情的坐到他旁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天初筝一直陪着他,乔潋没觉得她生气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乔潋才发现,她在生气。

    初筝把勺子怼他嘴巴边,乔潋械性的张嘴。

    乔潋瞬间就吐了出来,初筝拿接住:“干什么你?”

    乔潋伸着舌头,模糊道:“烫。”

    初筝是觉得心里的粥有些烫。

    她默了下。

    乔潋发现她用接的,表情微微一变,赶紧去拿纸,还没动,就是一阵痛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初筝把碗放下,起身去洗了,然后回来,等着粥凉一些再喂他。

    乔潋倒是乖乖的将粥都吃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你是不是生我的气?”

    “我生你什么气。”初筝语气淡淡的,听不出任何起伏:“一会儿去检查,你先休息下。”

    乔潋张了下唇,到底是没继续说。

    乔潋只负责检查,初筝从不让他听医生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乔潋相信初筝,她不会害自己。

    检查结束,初筝打了水进来,伸就脱他身上的病号服。

    “老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初筝低着头应,下没停,很快就把他衣服扒开了。

    乔潋没法动,只能侧身:“老师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初筝拿着帕子:“你几天没洗澡,给你擦一下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天气虽然不热,但是好几天不洗澡还是会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自己洗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潋脸色憋得通红:“老师,那能不能让别人来?”让老师给他擦身体,乔潋只想想就觉得刺激,哪里敢从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谁来?”初筝垂眸盯着他,好像真的是在认真的询问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男……男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初筝面无表情的应一声,然后理直气壮的建议:“你把我当男的吧。”

    乔潋:“??”

    初筝将他按过来,温热的毛巾擦过身体,热气之后,立即有一股凉意。

    初筝按着他,仔细的将身体擦一遍。

    擦完上半身,初筝给他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乔潋以为完了,结果初筝又开始扒他裤子。

    “老、老师。”乔潋结结巴巴的叫她,用腿压着被子:“不用了,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初筝看他一眼,乔潋脸上染了绯色,上衣因为他的动作,此时往上移了不少,露出一截结实有力的腰线。

    乔潋对上初筝的视线,许是初筝的眼神过于认真坦荡,乔潋莫名的失神片刻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就感觉腿间一凉。

    乔潋:“……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死了!

    *

    月票哈小可爱们!

    有月票的都投一投哦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