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家园网 > 历史军事 > 隋唐大猛士 > 第1311章 总督
    崔君肃对李纲道,“隋朝百姓不论田地多少都要纳一样的租,服役是免费的,服不满二十天,还得每天交绢代役为庸。可我朝呢,所有的杂费摊派连同劳役,都一条鞭的摊入田亩,不以丁为征税基本,而是以田亩为基本,故此,百姓其实要轻松的多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相对的,朝廷的开支其实增加了。正税减少,各种工役没有免费的民夫可征,还得出钱雇工,如此一来,仅仅是各地的土木工程这块,就增加了大开支。修路铺桥、水路城池,甚至是修河护堤,这些就都成了额外开支。

    如在淮河边的郡县,因淮河多水患,年年得修堤护坡,这个开支地方自己就无法负担,必须得朝廷每年拔款。

    为此,朝廷如今不得不另设了几个衙门,其一个是运河总督衙门,负责运河的疏通维护管理,另一个便是河道总督衙门,负责的是黄河长江淮河汉江等诸江河管理。

    河道总管专管河湖疏浚、堤防诸事。

    各地的大江大河大湖,统一由朝廷的河道衙门直接管理,不再由各地方承担,算是减轻了地方负担,同时又由朝廷统一调度,增加管理效率。

    这两个总督衙门,一年的开销是相当惊人的,其许多开支就是雇佣民夫做役的工钱开支。

    “李东阁,过去百姓常说,苛税猛于虎,百姓苦于役,前朝之时,挖运河建东都修长城征辽东,大役不断,百姓困苦,最后终至天下沸反。朕有感于此,方有了这两税之法取代租庸调税制,又特将地方杂费摊派以及劳役,皆摊入田亩之,以减轻百姓之苦。你说,这些难道不对吗?”

    李纲无话可说,当然不说皇帝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过去,杨坚建长安,杨广建洛阳,隋两朝天子,营建了东西两京,征召了多少民夫,都是免费役使,百姓自带干粮前来做役,路上花费的时间有时甚至是做役的数倍,可这损失隋朝会管吗?”

    “而如今呢,朝廷近几年也陆陆续续的修复了洛阳和长安的一些宫殿,其所用民夫并不少,但朝廷却没有免费役使半人,皆是出钱雇佣,百姓来做工,自愿应募,吃住皆在工地上,每日还有工钱,从没拖欠过一人工钱,百姓以劳动换得工钱,补贴家用,每人都很高兴,无一人不满怨恨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修复宫殿,改造城市,所费钱财,并不是直接使用国之钱,而是通过商业的段运作,最后双赢得利。就如长安城去年拆坊墙改街市,拆除旧坊墙,修排水沟、增添公厕浴室,增打水井等等,花费是不少,但最后把新建好的街市商铺,出售或出租出去,转就回笼了开支,甚至还盈余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后世的地方官员,谁都懂得城市经营,一座城市,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商业体,经营的好,那只赚不亏。现在罗成也开始引用一些这种理念,把过去简单的行政段,改成商业运营方式,如长安和洛阳这些代表城市,表现就还不错。

    长安的街市改造试点,朝廷拆坊墙,改街铺,出租出售,自己成了土地出让者,土地开发商,最后又成了街市商铺管理商,赚的可不是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也正因长安的这成功,罗成年前把长安府尹升调御史丞,几乎没有受到半点阻拦。他虽年轻,可政绩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罗成对于李纲这种有些食古不化的老儒其实很瞧不起,不过他的品德教育还不错,这也是他一直留着李纲为太子老师的原因所在,对自己的继承人,罗成知道他能力普通,但还是希望太子能够正派,品行端正。能力弱点没关系,皇帝会有宰辅们辅佐执政,但若是皇帝品德不行,那国家才会有大祸。

    “李学士只看到了朝廷弄来了钱,却没看到这钱出自哪里,又流向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