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家园网 > 都市言情 > 小城女律师 > 第二百四十四章 路上闲言
    现在的好天气越来越稀少,难得能望见太阳公公的笑脸,阴而且冷,像要下雨的样子,却迟迟落不下来。

    吭哧吭哧地啃了几块甘草番石榴,又吃了十几个车厘子,黄一曦才放过花花的鱼骨头,伸了一下懒腰,“怎么一下子冬雷阵阵呢?哪位大能在渡劫呀?会不会象去年那样下雪了?”

    去年白水州极冷,有一天夜里,清源山竟然下雪了,要知道这可是白水州51年来唯一的一次下雪,白水州呼老携幼去清源山看雪,据说整条路都堵了,雪是从晚上不到8点的时候下的,有人在路上竟然堵到凌晨点。

    林舒芳和黄一曦自然不是凑热闹的那些人,不过也关注了朋友圈半夜。

    “妈妈,说起来你好象还没有看过雪呢,要不,我们大年初二去东北旅游?”黄一曦怂恿着林舒芳,过年的时候大家都回老家,旅游景点都是淡季,不用人挤人。

    “不去了,太冷了。”林舒芳嘴上说冷,实则怕女儿辛苦。

    做为一个南方人,她活到现在,还没见过雪,去看雪,不是没有吸引力的,可是想到女儿难得有一个假期能停几天,她舍不得看她辛苦。

    做为一个律师的妈妈,才知道律师的辛苦。

    没白天黑夜的,24小时不敢关,不管是什么号码都得好声好气地接,这个时期诈骗电话那么多,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阿姨,去吧,难得一年到头小曦和你都没有去哪里玩,过年这段时间就好好休息几天,痛快地玩一次,再说东北下雪的时候并不冷,雪化的时候才会冷。”商洛宇握着方向盘,支持黄一曦。

    林舒芳有点心动,去年不想看雪是假的,做为一个南方人,谁不想看一次雪呀,去年白水州下雪,她也有点心动的,只是女儿不会开车。她也不愿意是麻烦别人。

    要是黄一曦知道的话准会大叫冤枉,多大的事呀,花个百八十元的,叫一辆出租车就行,总比双飞跑一趟东北来得便宜。

    “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黄一曦休息和玩,林舒芳就不那么抗拒了,她自己是老太太,习惯隐居于市,可是女儿不同呀,正年轻爱玩的时候,怎么能陪着她呢。

    可她知道,自己不去的话,女儿是不会离开的,平时工作出差时都想带着她。

    尽管天气不给力,却一点也不影响人们过年的兴致。已经大年二十九了。在外奔泊了一年的人们都赶在回家的路上。刚进了仙居镇,鞭炮声此起彼伏地响个不停,空气弥漫着浓浓地火药味。即使是在封闭的车子里都能闻到。

    平时村里冷冷清清的,现在马路上都塞车,每家每户门口都有车子停放,人到了村口那棵大龙眼树下,却见黄一鸣拿着一根大黑雨伞,和黄志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爷爷”、“爸爸”黄一曦和林舒芳打开车门,同时出声,“下雨了您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吹风淋雨?”

    黄一鸣心塞,他的面积怎么大,没人安慰就算了,怎么也得把他算人吧。

    看到爷爷紧紧地拉着黄一曦的,不停地问冻不冻冷不冷,商洛宇在旁边无奈的脸,赶紧出声,“大家都饿了,先回家吃饭吧,早上杀猪了,爷爷说小曦最喜欢吃杀猪菜,可等到吃午饭的时候还没见你们回来,他也吃不下,一直在这里等。”

    黄一曦有点内疚,“都是我开庭开晚了,爷爷你怎么不先吃呢,早知道我就打个电话过来了,爷爷可是等饿了吧。”

    黄志新走得挺直,一点也不饿,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黄一曦竟然参加全省比赛第一名,还能上电视,而且他可是听大孙子说过了,她还要参加全国比赛。

    小时候他给孙女算过命,说她是状元命,看来果真不虚。想当初那老婆子还嘲笑那算命的,说没把的孩子还想当状元,做梦去吧。这可是做梦都做不到的事呀。

    这事这么大,孩子上次回来时竟然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而且他可是听大孙子说了,大孙媳妇的工作调动,买房子,都是黄一曦一包办的。

    哪找得到这么能干的孙女呀,一点也不比男人差。

    还有,两天前他就从黄一鸣口得知黄一曦和商洛宇代理黄小田的案件,也知道商洛宇要跟来住一天再走,他心里很骄傲,能让村里黄小田这样的人家求办事的可是很少,想到最近经常来家里坐坐的邻居,他的心里一阵火热,这都是沾他孙女的光呀。

    笑都笑饱了,怎么会饿。

    黄志新咳了一声,“你胡说这些干什么,整头猪肉都没卖,那么多杀猪菜还不够你吃呀,话这么多,你去帮你妹妹拿东西,我去让你奶奶热一下饭。”

    说完顺接过黄一鸣的雨伞,急走两步。

    黄一鸣哭笑不得,看到最宝贝的孙女就连孙子都不管了,还让他淋雨帮忙了,“爷爷,您急什么呀,饭和菜,不是一直保温着吗?”

    好在商洛宇上道,赶紧上前遮住他。

    和上次不同,上次黄一曦没介绍商洛宇,他对黄志新也就尊称一个字:您。

    现在他再过来了,等于过了明路,叫了声“爷爷”一点也没有负担。

    黄志新自然乐意应和。

    听到商洛宇连续关心地问了黄志新几句话,黄一曦心里腹诽,这马屁精,嘴上却笑嘻嘻地对商洛宇说,“赶紧搬东西去吃饭,上次秋天回来没有霜冻过的菜,所以没有杀猪菜,今天你可有口福了”。

    想白吃是不可能的,赶紧干活去。

    林舒芳不知道黄一曦小心思,以为她是因为有杀猪菜吃高兴,笑着说:“这孩子,一听说杀猪菜,就馋了,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,到现在也没改变。”

    都说吃多了会腻,可这个孩子,虽说不挑食,但喜欢的菜,永远都是那几道。

    黄一曦忍不住翻白眼,“能不爱吃吗?你们那时工资才多少,得负担多少人生活呀,还有这么多孩子读书费用,每天都是稀饭咸菜的,青菜都没油,谁喜欢吃呢。”

    。妙书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