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家园网 > 其它小说 > 殷·血焰莲 > 第13章 第十二章 缓缓谢幕
    殿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,没有人说话,只是相互之间茫然地对视几眼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怀叶郡主自幼就是十分明事理的,臣这些年常在边疆征战,也不曾好好与她说过话,只是不知,如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白焰莲起身跨步走到了台阶下,一行礼,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皇帝叹了口气,“将军请入座吧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不想多说,皇帝扶着额头,微微闭着双眼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将军难道不清楚?”余临谨讽刺般地笑着。白焰莲一挑眉,没有回话,静静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缓缓地坐下。

    “怀叶,你的案子,是谁审的?”皇帝扶着额,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小女也不曾听说过那位大人的真名,只是,曾听到过有人唤他作刘大人。”怀叶郡主轻飘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?”“就是那位,去年刚———?”“真的?不会吧。”众人听到后,又纷纷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帝伸手摇了摇,示意众人安静。

    “传朕的口谕,现急传大理寺少卿,刘治入宫面见朕。”皇帝又叹了口气,对着站在一旁的太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太监点了点头,便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目送着那太监走了下去,又看了看皇帝的脸色,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静静地等着那位刘大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鸦雀无声之中,白焰莲动了动眼珠,想着要不要在刘治到来之前,再说点什么。却见余临萧敲了敲桌子,叹了一口气,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安静地等了片刻,在众人带着好奇和探究的目光之中,刘治穿着一身官服,匆匆赶到了殿内。一跨进殿门,便弯下腰小跑着,在离台阶几十寸的地方停了下来,行礼道:”微臣参见陛下,贵妃娘娘,陛下万岁,娘娘吉祥。”

    刘治保持着行礼的姿势,神色紧张的看着地面,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皇帝发话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,你这些时日所审过的案子,可还记得?”皇帝坐直了身子,拂了拂自己的胡子。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“回陛下,微臣所审过的每一个案子,微臣都牢牢记在心里,未曾忘过一件。”刘治弯着腰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呵,牢牢记在心里?那你在这个案件中,收了别人多少的贿赂,你也牢牢记在心里?

    白焰莲冷笑一声,暗自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刘治不是她查出来的,余临萧说是他审的案子,白焰莲便稍微留意了一下,发现这人还真是有点问题。就他那俸禄,家里能摆那么多玉器也还真是奇了怪了。只可惜当时为了怀叶郡主一案贿赂他的人,早已找不到了,不然,就一定要把那个人也一起拖下水!白焰莲恶狠狠地想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朕问你,怀叶郡主一案,你可还记得?”皇帝缓缓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,微臣自然记得。怀叶郡主被控告的所有罪名,全部由微臣亲自核查过,全部属实。微臣以为,此案件没有任何遗漏之处!”刘治犹豫了片刻,便张口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安静的大殿内,刘治的话在一遍又一遍的回荡着。没有人敢说话,只好看看皇帝,又看看刘治,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错矣。”余临萧泯了一口茶,在一片寂静之中,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白焰莲看向余临萧,向他投出了不解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敢问四皇子殿下,微臣何错之有?”刘治闻言转头看向余临萧。

    呜哇,居然敢这么说话。白焰莲砸了咂舌。

    “第一,郡主被控告企图杀害弟妹之罪,然而他们早已分了家,现在也只有康家才知道他们身处何处,大人又是怎么得知的呢?”余临萧缓缓地说道,“第二,郡主被控告私通罪,大人可知,这所指的是郡主与谁私通呢?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眨了眨眼,众人的目光中,也饱含着些好奇,和小心翼翼的猜测。

    现今这案子闹得沸沸扬扬的,又岂会有人不知,这私通罪所指的另一人,就是这四皇子,余临萧呢?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“不错,正是本王。”余临萧微微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四皇子殿下,这私通罪,可是有证人的。”刘治梗着脖子,硬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大人又是如何亲自核实的呢?”怀庆公主瞥了一眼刘治,轻飘飘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治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怀叶郡主与本王,是两情相悦,算不得私通。”余临萧笑着点了点头,自顾地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……白焰莲暗自叹了口气。你难道都没点羞耻的感觉吗……

    “这!”刘治猛地抬起头,看向余临萧。

    “所以,郡主可算是无罪?此案,也可否在审?”六皇子有些兴奋地问道。

    六皇子余临理,今年方才八岁,不愧是个小孩子,能在这种时候问出这种问题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刘治又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沉着脸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皇帝呵斥一声,“大理寺少卿,刘治,朕命你在家思过一个月,想清楚了,再来审案子!”

    仿佛是一锤定音一般,刘治双腿一软,当即跪在了地上:“陛下息怒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”皇帝摆了摆手,语气中充满了厌烦之情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刘治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匆匆退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明察!”怀叶郡主等到刘治消失在了视线内,方才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皇帝的语气松了下来,接过贵妃递过去的茶杯,慢慢地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父皇,您看,不如今日,就给四哥他们赐婚吧!”余临理半趴在桌子上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父皇。”怀庆公主用袖口掩着嘴,轻轻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皇帝笑着拂了拂自己的胡子。

    寂静转为欢快,看来是成功了。

    隔着人群中的笑声和祝福,余临萧向白焰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没事。白焰莲微笑着,对余临萧无声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个时辰,桂枝宴结束,众人便陆续离开了大殿。白焰莲坐在原地,等着最后一位客人离开,才开口道:“可算好的?”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“自然是好的。”余临萧笑着站起身来,左手一动,将一柄折扇给展了开来,轻轻摇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殿下这么说,那本将军也算是成了一件事了。”白焰莲也笑着,撑着双腿,缓缓地站起身子,看向不远处的房梁。

    “郡主可愿下来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怀叶郡主便笑着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,道:“小女谢过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而已,不必如此多礼。”白焰莲笑着看了看余临萧,又看看怀叶郡主,“那本将军就先回府了,回见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慢走。”另外两人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焰莲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,便走出了殿门。

    啊……回家喝酒!

    白焰莲伸了个懒腰,钻进了马车里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个好结局了。”等到白焰莲坐定,在车轮的喧嚣声中,余月檀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帮忙的事,肯定要尽力的,这样下来———结果能不好吗?”白焰莲眨了眨眼,骄傲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余月檀无奈地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,走,回去喝酒!”白焰莲笑得一脸灿烂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余月檀应了一声,笑着拍了拍白焰莲的头顶。

    白焰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又下意识地蹭了蹭余月檀的手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余月檀轻轻地笑了一声,又接着摸了摸白焰莲的头顶。

    白焰莲方才反应过来,耳朵一热,将自己的脸用袖子遮住,尴尬的咳了一声。却不料,被眼前的人伸手揽住腰,下一刻,便坐在了余月檀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白焰莲将脸从袖子下探了出来,看向余月檀,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本王的四弟如此努力,便想着本王自己也该做些什么。”余月檀微微低着头,唇角上扬着,一双狭长的眼眸中,满满的装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喂,你……你冷静一点啊。”白焰莲有些怕了,便伸手在余月檀眼前晃了晃,却被余月檀轻轻握住,愣住了。

    正在她愣着的时候,余月檀微微弯下腰,又伸出另一只手,将白焰莲微微向上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心的,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仿佛只是在一瞬间,又似乎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白焰莲睁大了双眼,看着余月檀微笑着直起身子,一瞬一息之间,满溢着柔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白焰莲呆呆地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“嗯?”余月檀笑着放开了白焰莲的双手,又摸了摸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白焰莲别过脸,伸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尖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会发生……白焰莲有些楞楞地想着。原本以为只会在小说里发生……

    就像梦一样……白焰莲想着,又侧过脸,看着余月檀。

    注意到她的目光,余月檀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完了啊!白焰莲在内心哀嚎了一声。怎么办,为什么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冲动啊!

    淡淡的月光洒在街道上,洒在正在行进着的马车的顶棚上。

    美好的月色,和寂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好戏落下了帷幕,主角们得到了幸福,而在别处,属于另一出戏的主角,正在默默地等待着,新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正在她愣着的时候,余月檀微微弯下腰,又伸出另一只手,将白焰莲微微向上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心的,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仿佛只是在一瞬间,又似乎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白焰莲睁大了双眼,看着余月檀微笑着直起身子,一瞬一息之间,满溢着柔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白焰莲呆呆地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“嗯?”余月檀笑着放开了白焰莲的双手,又摸了摸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白焰莲别过脸,伸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尖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会发生……白焰莲有些楞楞地想着。原本以为只会在小说里发生……

    就像梦一样……白焰莲想着,又侧过脸,看着余月檀。

    注意到她的目光,余月檀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完了啊!白焰莲在内心哀嚎了一声。怎么办,为什么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冲动啊!

    淡淡的月光洒在街道上,洒在正在行进着的马车的顶棚上。

    美好的月色,和寂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好戏落下了帷幕,主角们得到了幸福,而在别处,属于另一出戏的主角,正在默默地等待着,新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殿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,没有人说话,只是相互之间茫然地对视几眼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怀叶郡主自幼就是十分明事理的,臣这些年常在边疆征战,也不曾好好与她说过话,只是不知,如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白焰莲起身跨步走到了台阶下,一行礼,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皇帝叹了口气,“将军请入座吧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不想多说,皇帝扶着额头,微微闭着双眼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将军难道不清楚?”余临谨讽刺般地笑着。白焰莲一挑眉,没有回话,静静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缓缓地坐下。

    “怀叶,你的案子,是谁审的?”皇帝扶着额,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小女也不曾听说过那位大人的真名,只是,曾听到过有人唤他作刘大人。”怀叶郡主轻飘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?”“就是那位,去年刚———?”“真的?不会吧。”众人听到后,又纷纷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帝伸手摇了摇,示意众人安静。

    “传朕的口谕,现急传大理寺少卿,刘治入宫面见朕。”皇帝又叹了口气,对着站在一旁的太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太监点了点头,便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目送着那太监走了下去,又看了看皇帝的脸色,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静静地等着那位刘大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鸦雀无声之中,白焰莲动了动眼珠,想着要不要在刘治到来之前,再说点什么。却见余临萧敲了敲桌子,叹了一口气,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安静地等了片刻,在众人带着好奇和探究的目光之中,刘治穿着一身官服,匆匆赶到了殿内。一跨进殿门,便弯下腰小跑着,在离台阶几十寸的地方停了下来,行礼道:”微臣参见陛下,贵妃娘娘,陛下万岁,娘娘吉祥。”

    刘治保持着行礼的姿势,神色紧张的看着地面,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皇帝发话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,你这些时日所审过的案子,可还记得?”皇帝坐直了身子,拂了拂自己的胡子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微臣所审过的每一个案子,微臣都牢牢记在心里,未曾忘过一件。”刘治弯着腰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呵,牢牢记在心里?那你在这个案件中,收了别人多少的贿赂,你也牢牢记在心里?

    白焰莲冷笑一声,暗自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刘治不是她查出来的,余临萧说是他审的案子,白焰莲便稍微留意了一下,发现这人还真是有点问题。就他那俸禄,家里能摆那么多玉器也还真是奇了怪了。只可惜当时为了怀叶郡主一案贿赂他的人,早已找不到了,不然,就一定要把那个人也一起拖下水!白焰莲恶狠狠地想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朕问你,怀叶郡主一案,你可还记得?”皇帝缓缓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,微臣自然记得。怀叶郡主被控告的所有罪名,全部由微臣亲自核查过,全部属实。微臣以为,此案件没有任何遗漏之处!”刘治犹豫了片刻,便张口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安静的大殿内,刘治的话在一遍又一遍的回荡着。没有人敢说话,只好看看皇帝,又看看刘治,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错矣。”余临萧泯了一口茶,在一片寂静之中,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白焰莲看向余临萧,向他投出了不解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敢问四皇子殿下,微臣何错之有?”刘治闻言转头看向余临萧。

    呜哇,居然敢这么说话。白焰莲砸了咂舌。

    “第一,郡主被控告企图杀害弟妹之罪,然而他们早已分了家,现在也只有康家才知道他们身处何处,大人又是怎么得知的呢?”余临萧缓缓地说道,“第二,郡主被控告私通罪,大人可知,这所指的是郡主与谁私通呢?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眨了眨眼,众人的目光中,也饱含着些好奇,和小心翼翼的猜测。

    现今这案子闹得沸沸扬扬的,又岂会有人不知,这私通罪所指的另一人,就是这四皇子,余临萧呢?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本王。”余临萧微微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四皇子殿下,这私通罪,可是有证人的。”刘治梗着脖子,硬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大人又是如何亲自核实的呢?”怀庆公主瞥了一眼刘治,轻飘飘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治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怀叶郡主与本王,是两情相悦,算不得私通。”余临萧笑着点了点头,自顾地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……白焰莲暗自叹了口气。你难道都没点羞耻的感觉吗……

    “这!”刘治猛地抬起头,看向余临萧。

    “所以,郡主可算是无罪?此案,也可否在审?”六皇子有些兴奋地问道。

    六皇子余临理,今年方才八岁,不愧是个小孩子,能在这种时候问出这种问题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刘治又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沉着脸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皇帝呵斥一声,“大理寺少卿,刘治,朕命你在家思过一个月,想清楚了,再来审案子!”

    仿佛是一锤定音一般,刘治双腿一软,当即跪在了地上:“陛下息怒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”皇帝摆了摆手,语气中充满了厌烦之情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刘治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匆匆退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明察!”怀叶郡主等到刘治消失在了视线内,方才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皇帝的语气松了下来,接过贵妃递过去的茶杯,慢慢地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父皇,您看,不如今日,就给四哥他们赐婚吧!”余临理半趴在桌子上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父皇。”怀庆公主用袖口掩着嘴,轻轻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皇帝笑着拂了拂自己的胡子。

    寂静转为欢快,看来是成功了。

    隔着人群中的笑声和祝福,余临萧向白焰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没事。白焰莲微笑着,对余临萧无声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个时辰,桂枝宴结束,众人便陆续离开了大殿。白焰莲坐在原地,等着最后一位客人离开,才开口道:“可算好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好的。”余临萧笑着站起身来,左手一动,将一柄折扇给展了开来,轻轻摇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殿下这么说,那本将军也算是成了一件事了。”白焰莲也笑着,撑着双腿,缓缓地站起身子,看向不远处的房梁。

    “郡主可愿下来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怀叶郡主便笑着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,道:“小女谢过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而已,不必如此多礼。”白焰莲笑着看了看余临萧,又看看怀叶郡主,“那本将军就先回府了,回见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慢走。”另外两人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焰莲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,便走出了殿门。

    啊……回家喝酒!

    白焰莲伸了个懒腰,钻进了马车里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个好结局了。”等到白焰莲坐定,在车轮的喧嚣声中,余月檀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帮忙的事,肯定要尽力的,这样下来———结果能不好吗?”白焰莲眨了眨眼,骄傲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余月檀无奈地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,走,回去喝酒!”白焰莲笑得一脸灿烂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余月檀应了一声,笑着拍了拍白焰莲的头顶。

    白焰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又下意识地蹭了蹭余月檀的手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余月檀轻轻地笑了一声,又接着摸了摸白焰莲的头顶。

    白焰莲方才反应过来,耳朵一热,将自己的脸用袖子遮住,尴尬的咳了一声。却不料,被眼前的人伸手揽住腰,下一刻,便坐在了余月檀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白焰莲将脸从袖子下探了出来,看向余月檀,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本王的四弟如此努力,便想着本王自己也该做些什么。”余月檀微微低着头,唇角上扬着,一双狭长的眼眸中,满满的装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喂,你……你冷静一点啊。”白焰莲有些怕了,便伸手在余月檀眼前晃了晃,却被余月檀轻轻握住,愣住了。

    正在她愣着的时候,余月檀微微弯下腰,又伸出另一只手,将白焰莲微微向上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心的,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仿佛只是在一瞬间,又似乎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白焰莲睁大了双眼,看着余月檀微笑着直起身子,一瞬一息之间,满溢着柔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白焰莲呆呆地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“嗯?”余月檀笑着放开了白焰莲的双手,又摸了摸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白焰莲别过脸,伸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尖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会发生……白焰莲有些楞楞地想着。原本以为只会在小说里发生……

    就像梦一样……白焰莲想着,又侧过脸,看着余月檀。

    注意到她的目光,余月檀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完了啊!白焰莲在内心哀嚎了一声。怎么办,为什么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冲动啊!

    淡淡的月光洒在街道上,洒在正在行进着的马车的顶棚上。

    美好的月色,和寂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好戏落下了帷幕,主角们得到了幸福,而在别处,属于另一出戏的主角,正在默默地等待着,新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殿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,没有人说话,只是相互之间茫然地对视几眼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怀叶郡主自幼就是十分明事理的,臣这些年常在边疆征战,也不曾好好与她说过话,只是不知,如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白焰莲起身跨步走到了台阶下,一行礼,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皇帝叹了口气,“将军请入座吧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不想多说,皇帝扶着额头,微微闭着双眼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将军难道不清楚?”余临谨讽刺般地笑着。白焰莲一挑眉,没有回话,静静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缓缓地坐下。

    “怀叶,你的案子,是谁审的?”皇帝扶着额,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小女也不曾听说过那位大人的真名,只是,曾听到过有人唤他作刘大人。”怀叶郡主轻飘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?”“就是那位,去年刚———?”“真的?不会吧。”众人听到后,又纷纷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帝伸手摇了摇,示意众人安静。

    “传朕的口谕,现急传大理寺少卿,刘治入宫面见朕。”皇帝又叹了口气,对着站在一旁的太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太监点了点头,便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目送着那太监走了下去,又看了看皇帝的脸色,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静静地等着那位刘大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鸦雀无声之中,白焰莲动了动眼珠,想着要不要在刘治到来之前,再说点什么。却见余临萧敲了敲桌子,叹了一口气,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安静地等了片刻,在众人带着好奇和探究的目光之中,刘治穿着一身官服,匆匆赶到了殿内。一跨进殿门,便弯下腰小跑着,在离台阶几十寸的地方停了下来,行礼道:”微臣参见陛下,贵妃娘娘,陛下万岁,娘娘吉祥。”

    刘治保持着行礼的姿势,神色紧张的看着地面,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皇帝发话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,你这些时日所审过的案子,可还记得?”皇帝坐直了身子,拂了拂自己的胡子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微臣所审过的每一个案子,微臣都牢牢记在心里,未曾忘过一件。”刘治弯着腰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呵,牢牢记在心里?那你在这个案件中,收了别人多少的贿赂,你也牢牢记在心里?

    白焰莲冷笑一声,暗自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刘治不是她查出来的,余临萧说是他审的案子,白焰莲便稍微留意了一下,发现这人还真是有点问题。就他那俸禄,家里能摆那么多玉器也还真是奇了怪了。只可惜当时为了怀叶郡主一案贿赂他的人,早已找不到了,不然,就一定要把那个人也一起拖下水!白焰莲恶狠狠地想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朕问你,怀叶郡主一案,你可还记得?”皇帝缓缓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,微臣自然记得。怀叶郡主被控告的所有罪名,全部由微臣亲自核查过,全部属实。微臣以为,此案件没有任何遗漏之处!”刘治犹豫了片刻,便张口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安静的大殿内,刘治的话在一遍又一遍的回荡着。没有人敢说话,只好看看皇帝,又看看刘治,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错矣。”余临萧泯了一口茶,在一片寂静之中,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白焰莲看向余临萧,向他投出了不解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敢问四皇子殿下,微臣何错之有?”刘治闻言转头看向余临萧。

    呜哇,居然敢这么说话。白焰莲砸了咂舌。

    “第一,郡主被控告企图杀害弟妹之罪,然而他们早已分了家,现在也只有康家才知道他们身处何处,大人又是怎么得知的呢?”余临萧缓缓地说道,“第二,郡主被控告私通罪,大人可知,这所指的是郡主与谁私通呢?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眨了眨眼,众人的目光中,也饱含着些好奇,和小心翼翼的猜测。

    现今这案子闹得沸沸扬扬的,又岂会有人不知,这私通罪所指的另一人,就是这四皇子,余临萧呢?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本王。”余临萧微微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四皇子殿下,这私通罪,可是有证人的。”刘治梗着脖子,硬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大人又是如何亲自核实的呢?”怀庆公主瞥了一眼刘治,轻飘飘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治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怀叶郡主与本王,是两情相悦,算不得私通。”余临萧笑着点了点头,自顾地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……白焰莲暗自叹了口气。你难道都没点羞耻的感觉吗……

    “这!”刘治猛地抬起头,看向余临萧。

    “所以,郡主可算是无罪?此案,也可否在审?”六皇子有些兴奋地问道。

    六皇子余临理,今年方才八岁,不愧是个小孩子,能在这种时候问出这种问题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刘治又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沉着脸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皇帝呵斥一声,“大理寺少卿,刘治,朕命你在家思过一个月,想清楚了,再来审案子!”

    仿佛是一锤定音一般,刘治双腿一软,当即跪在了地上:“陛下息怒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”皇帝摆了摆手,语气中充满了厌烦之情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刘治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匆匆退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明察!”怀叶郡主等到刘治消失在了视线内,方才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皇帝的语气松了下来,接过贵妃递过去的茶杯,慢慢地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父皇,您看,不如今日,就给四哥他们赐婚吧!”余临理半趴在桌子上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父皇。”怀庆公主用袖口掩着嘴,轻轻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皇帝笑着拂了拂自己的胡子。

    寂静转为欢快,看来是成功了。

    隔着人群中的笑声和祝福,余临萧向白焰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没事。白焰莲微笑着,对余临萧无声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个时辰,桂枝宴结束,众人便陆续离开了大殿。白焰莲坐在原地,等着最后一位客人离开,才开口道:“可算好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好的。”余临萧笑着站起身来,左手一动,将一柄折扇给展了开来,轻轻摇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殿下这么说,那本将军也算是成了一件事了。”白焰莲也笑着,撑着双腿,缓缓地站起身子,看向不远处的房梁。

    “郡主可愿下来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怀叶郡主便笑着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,道:“小女谢过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而已,不必如此多礼。”白焰莲笑着看了看余临萧,又看看怀叶郡主,“那本将军就先回府了,回见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慢走。”另外两人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焰莲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,便走出了殿门。

    啊……回家喝酒!

    白焰莲伸了个懒腰,钻进了马车里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个好结局了。”等到白焰莲坐定,在车轮的喧嚣声中,余月檀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帮忙的事,肯定要尽力的,这样下来———结果能不好吗?”白焰莲眨了眨眼,骄傲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余月檀无奈地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,走,回去喝酒!”白焰莲笑得一脸灿烂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余月檀应了一声,笑着拍了拍白焰莲的头顶。

    白焰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又下意识地蹭了蹭余月檀的手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余月檀轻轻地笑了一声,又接着摸了摸白焰莲的头顶。

    白焰莲方才反应过来,耳朵一热,将自己的脸用袖子遮住,尴尬的咳了一声。却不料,被眼前的人伸手揽住腰,下一刻,便坐在了余月檀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白焰莲将脸从袖子下探了出来,看向余月檀,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本王的四弟如此努力,便想着本王自己也该做些什么。”余月檀微微低着头,唇角上扬着,一双狭长的眼眸中,满满的装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喂,你……你冷静一点啊。”白焰莲有些怕了,便伸手在余月檀眼前晃了晃,却被余月檀轻轻握住,愣住了。

    正在她愣着的时候,余月檀微微弯下腰,又伸出另一只手,将白焰莲微微向上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心的,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仿佛只是在一瞬间,又似乎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白焰莲睁大了双眼,看着余月檀微笑着直起身子,一瞬一息之间,满溢着柔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白焰莲呆呆地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“嗯?”余月檀笑着放开了白焰莲的双手,又摸了摸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白焰莲别过脸,伸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尖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会发生……白焰莲有些楞楞地想着。原本以为只会在小说里发生……

    就像梦一样……白焰莲想着,又侧过脸,看着余月檀。

    注意到她的目光,余月檀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完了啊!白焰莲在内心哀嚎了一声。怎么办,为什么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冲动啊!

    淡淡的月光洒在街道上,洒在正在行进着的马车的顶棚上。

    美好的月色,和寂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好戏落下了帷幕,主角们得到了幸福,而在别处,属于另一出戏的主角,正在默默地等待着,新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殿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,没有人说话,只是相互之间茫然地对视几眼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怀叶郡主自幼就是十分明事理的,臣这些年常在边疆征战,也不曾好好与她说过话,只是不知,如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白焰莲起身跨步走到了台阶下,一行礼,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皇帝叹了口气,“将军请入座吧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不想多说,皇帝扶着额头,微微闭着双眼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将军难道不清楚?”余临谨讽刺般地笑着。白焰莲一挑眉,没有回话,静静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缓缓地坐下。

    “怀叶,你的案子,是谁审的?”皇帝扶着额,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小女也不曾听说过那位大人的真名,只是,曾听到过有人唤他作刘大人。”怀叶郡主轻飘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?”“就是那位,去年刚———?”“真的?不会吧。”众人听到后,又纷纷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帝伸手摇了摇,示意众人安静。

    “传朕的口谕,现急传大理寺少卿,刘治入宫面见朕。”皇帝又叹了口气,对着站在一旁的太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太监点了点头,便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目送着那太监走了下去,又看了看皇帝的脸色,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静静地等着那位刘大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鸦雀无声之中,白焰莲动了动眼珠,想着要不要在刘治到来之前,再说点什么。却见余临萧敲了敲桌子,叹了一口气,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安静地等了片刻,在众人带着好奇和探究的目光之中,刘治穿着一身官服,匆匆赶到了殿内。一跨进殿门,便弯下腰小跑着,在离台阶几十寸的地方停了下来,行礼道:”微臣参见陛下,贵妃娘娘,陛下万岁,娘娘吉祥。”

    刘治保持着行礼的姿势,神色紧张的看着地面,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皇帝发话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,你这些时日所审过的案子,可还记得?”皇帝坐直了身子,拂了拂自己的胡子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微臣所审过的每一个案子,微臣都牢牢记在心里,未曾忘过一件。”刘治弯着腰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呵,牢牢记在心里?那你在这个案件中,收了别人多少的贿赂,你也牢牢记在心里?

    白焰莲冷笑一声,暗自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刘治不是她查出来的,余临萧说是他审的案子,白焰莲便稍微留意了一下,发现这人还真是有点问题。就他那俸禄,家里能摆那么多玉器也还真是奇了怪了。只可惜当时为了怀叶郡主一案贿赂他的人,早已找不到了,不然,就一定要把那个人也一起拖下水!白焰莲恶狠狠地想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朕问你,怀叶郡主一案,你可还记得?”皇帝缓缓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,微臣自然记得。怀叶郡主被控告的所有罪名,全部由微臣亲自核查过,全部属实。微臣以为,此案件没有任何遗漏之处!”刘治犹豫了片刻,便张口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安静的大殿内,刘治的话在一遍又一遍的回荡着。没有人敢说话,只好看看皇帝,又看看刘治,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错矣。”余临萧泯了一口茶,在一片寂静之中,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白焰莲看向余临萧,向他投出了不解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敢问四皇子殿下,微臣何错之有?”刘治闻言转头看向余临萧。

    呜哇,居然敢这么说话。白焰莲砸了咂舌。

    “第一,郡主被控告企图杀害弟妹之罪,然而他们早已分了家,现在也只有康家才知道他们身处何处,大人又是怎么得知的呢?”余临萧缓缓地说道,“第二,郡主被控告私通罪,大人可知,这所指的是郡主与谁私通呢?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眨了眨眼,众人的目光中,也饱含着些好奇,和小心翼翼的猜测。

    现今这案子闹得沸沸扬扬的,又岂会有人不知,这私通罪所指的另一人,就是这四皇子,余临萧呢?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本王。”余临萧微微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四皇子殿下,这私通罪,可是有证人的。”刘治梗着脖子,硬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大人又是如何亲自核实的呢?”怀庆公主瞥了一眼刘治,轻飘飘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治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怀叶郡主与本王,是两情相悦,算不得私通。”余临萧笑着点了点头,自顾地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……白焰莲暗自叹了口气。你难道都没点羞耻的感觉吗……

    “这!”刘治猛地抬起头,看向余临萧。

    “所以,郡主可算是无罪?此案,也可否在审?”六皇子有些兴奋地问道。

    六皇子余临理,今年方才八岁,不愧是个小孩子,能在这种时候问出这种问题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刘治又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沉着脸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皇帝呵斥一声,“大理寺少卿,刘治,朕命你在家思过一个月,想清楚了,再来审案子!”

    仿佛是一锤定音一般,刘治双腿一软,当即跪在了地上:“陛下息怒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”皇帝摆了摆手,语气中充满了厌烦之情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刘治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匆匆退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明察!”怀叶郡主等到刘治消失在了视线内,方才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皇帝的语气松了下来,接过贵妃递过去的茶杯,慢慢地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父皇,您看,不如今日,就给四哥他们赐婚吧!”余临理半趴在桌子上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父皇。”怀庆公主用袖口掩着嘴,轻轻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皇帝笑着拂了拂自己的胡子。

    寂静转为欢快,看来是成功了。

    隔着人群中的笑声和祝福,余临萧向白焰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没事。白焰莲微笑着,对余临萧无声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个时辰,桂枝宴结束,众人便陆续离开了大殿。白焰莲坐在原地,等着最后一位客人离开,才开口道:“可算好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好的。”余临萧笑着站起身来,左手一动,将一柄折扇给展了开来,轻轻摇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殿下这么说,那本将军也算是成了一件事了。”白焰莲也笑着,撑着双腿,缓缓地站起身子,看向不远处的房梁。

    “郡主可愿下来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怀叶郡主便笑着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,道:“小女谢过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而已,不必如此多礼。”白焰莲笑着看了看余临萧,又看看怀叶郡主,“那本将军就先回府了,回见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慢走。”另外两人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焰莲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,便走出了殿门。

    啊……回家喝酒!

    白焰莲伸了个懒腰,钻进了马车里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个好结局了。”等到白焰莲坐定,在车轮的喧嚣声中,余月檀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帮忙的事,肯定要尽力的,这样下来———结果能不好吗?”白焰莲眨了眨眼,骄傲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余月檀无奈地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,走,回去喝酒!”白焰莲笑得一脸灿烂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余月檀应了一声,笑着拍了拍白焰莲的头顶。

    白焰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又下意识地蹭了蹭余月檀的手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余月檀轻轻地笑了一声,又接着摸了摸白焰莲的头顶。

    白焰莲方才反应过来,耳朵一热,将自己的脸用袖子遮住,尴尬的咳了一声。却不料,被眼前的人伸手揽住腰,下一刻,便坐在了余月檀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白焰莲将脸从袖子下探了出来,看向余月檀,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本王的四弟如此努力,便想着本王自己也该做些什么。”余月檀微微低着头,唇角上扬着,一双狭长的眼眸中,满满的装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喂,你……你冷静一点啊。”白焰莲有些怕了,便伸手在余月檀眼前晃了晃,却被余月檀轻轻握住,愣住了。

    正在她愣着的时候,余月檀微微弯下腰,又伸出另一只手,将白焰莲微微向上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心的,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仿佛只是在一瞬间,又似乎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白焰莲睁大了双眼,看着余月檀微笑着直起身子,一瞬一息之间,满溢着柔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白焰莲呆呆地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“嗯?”余月檀笑着放开了白焰莲的双手,又摸了摸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白焰莲别过脸,伸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尖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会发生……白焰莲有些楞楞地想着。原本以为只会在小说里发生……

    就像梦一样……白焰莲想着,又侧过脸,看着余月檀。

    注意到她的目光,余月檀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完了啊!白焰莲在内心哀嚎了一声。怎么办,为什么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冲动啊!

    淡淡的月光洒在街道上,洒在正在行进着的马车的顶棚上。

    美好的月色,和寂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好戏落下了帷幕,主角们得到了幸福,而在别处,属于另一出戏的主角,正在默默地等待着,新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殿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,没有人说话,只是相互之间茫然地对视几眼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怀叶郡主自幼就是十分明事理的,臣这些年常在边疆征战,也不曾好好与她说过话,只是不知,如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白焰莲起身跨步走到了台阶下,一行礼,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皇帝叹了口气,“将军请入座吧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不想多说,皇帝扶着额头,微微闭着双眼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将军难道不清楚?”余临谨讽刺般地笑着。白焰莲一挑眉,没有回话,静静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缓缓地坐下。

    “怀叶,你的案子,是谁审的?”皇帝扶着额,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小女也不曾听说过那位大人的真名,只是,曾听到过有人唤他作刘大人。”怀叶郡主轻飘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?”“就是那位,去年刚———?”“真的?不会吧。”众人听到后,又纷纷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帝伸手摇了摇,示意众人安静。

    “传朕的口谕,现急传大理寺少卿,刘治入宫面见朕。”皇帝又叹了口气,对着站在一旁的太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太监点了点头,便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目送着那太监走了下去,又看了看皇帝的脸色,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静静地等着那位刘大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鸦雀无声之中,白焰莲动了动眼珠,想着要不要在刘治到来之前,再说点什么。却见余临萧敲了敲桌子,叹了一口气,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安静地等了片刻,在众人带着好奇和探究的目光之中,刘治穿着一身官服,匆匆赶到了殿内。一跨进殿门,便弯下腰小跑着,在离台阶几十寸的地方停了下来,行礼道:”微臣参见陛下,贵妃娘娘,陛下万岁,娘娘吉祥。”

    刘治保持着行礼的姿势,神色紧张的看着地面,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皇帝发话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,你这些时日所审过的案子,可还记得?”皇帝坐直了身子,拂了拂自己的胡子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微臣所审过的每一个案子,微臣都牢牢记在心里,未曾忘过一件。”刘治弯着腰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呵,牢牢记在心里?那你在这个案件中,收了别人多少的贿赂,你也牢牢记在心里?

    白焰莲冷笑一声,暗自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刘治不是她查出来的,余临萧说是他审的案子,白焰莲便稍微留意了一下,发现这人还真是有点问题。就他那俸禄,家里能摆那么多玉器也还真是奇了怪了。只可惜当时为了怀叶郡主一案贿赂他的人,早已找不到了,不然,就一定要把那个人也一起拖下水!白焰莲恶狠狠地想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朕问你,怀叶郡主一案,你可还记得?”皇帝缓缓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,微臣自然记得。怀叶郡主被控告的所有罪名,全部由微臣亲自核查过,全部属实。微臣以为,此案件没有任何遗漏之处!”刘治犹豫了片刻,便张口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安静的大殿内,刘治的话在一遍又一遍的回荡着。没有人敢说话,只好看看皇帝,又看看刘治,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错矣。”余临萧泯了一口茶,在一片寂静之中,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白焰莲看向余临萧,向他投出了不解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敢问四皇子殿下,微臣何错之有?”刘治闻言转头看向余临萧。

    呜哇,居然敢这么说话。白焰莲砸了咂舌。

    “第一,郡主被控告企图杀害弟妹之罪,然而他们早已分了家,现在也只有康家才知道他们身处何处,大人又是怎么得知的呢?”余临萧缓缓地说道,“第二,郡主被控告私通罪,大人可知,这所指的是郡主与谁私通呢?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眨了眨眼,众人的目光中,也饱含着些好奇,和小心翼翼的猜测。

    现今这案子闹得沸沸扬扬的,又岂会有人不知,这私通罪所指的另一人,就是这四皇子,余临萧呢?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本王。”余临萧微微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四皇子殿下,这私通罪,可是有证人的。”刘治梗着脖子,硬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大人又是如何亲自核实的呢?”怀庆公主瞥了一眼刘治,轻飘飘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治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怀叶郡主与本王,是两情相悦,算不得私通。”余临萧笑着点了点头,自顾地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……白焰莲暗自叹了口气。你难道都没点羞耻的感觉吗……

    “这!”刘治猛地抬起头,看向余临萧。

    “所以,郡主可算是无罪?此案,也可否在审?”六皇子有些兴奋地问道。

    六皇子余临理,今年方才八岁,不愧是个小孩子,能在这种时候问出这种问题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刘治又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沉着脸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皇帝呵斥一声,“大理寺少卿,刘治,朕命你在家思过一个月,想清楚了,再来审案子!”

    仿佛是一锤定音一般,刘治双腿一软,当即跪在了地上:“陛下息怒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”皇帝摆了摆手,语气中充满了厌烦之情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刘治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匆匆退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明察!”怀叶郡主等到刘治消失在了视线内,方才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皇帝的语气松了下来,接过贵妃递过去的茶杯,慢慢地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父皇,您看,不如今日,就给四哥他们赐婚吧!”余临理半趴在桌子上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父皇。”怀庆公主用袖口掩着嘴,轻轻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皇帝笑着拂了拂自己的胡子。

    寂静转为欢快,看来是成功了。

    隔着人群中的笑声和祝福,余临萧向白焰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没事。白焰莲微笑着,对余临萧无声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个时辰,桂枝宴结束,众人便陆续离开了大殿。白焰莲坐在原地,等着最后一位客人离开,才开口道:“可算好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好的。”余临萧笑着站起身来,左手一动,将一柄折扇给展了开来,轻轻摇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殿下这么说,那本将军也算是成了一件事了。”白焰莲也笑着,撑着双腿,缓缓地站起身子,看向不远处的房梁。

    “郡主可愿下来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怀叶郡主便笑着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,道:“小女谢过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而已,不必如此多礼。”白焰莲笑着看了看余临萧,又看看怀叶郡主,“那本将军就先回府了,回见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慢走。”另外两人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焰莲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,便走出了殿门。

    啊……回家喝酒!

    白焰莲伸了个懒腰,钻进了马车里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个好结局了。”等到白焰莲坐定,在车轮的喧嚣声中,余月檀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帮忙的事,肯定要尽力的,这样下来———结果能不好吗?”白焰莲眨了眨眼,骄傲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余月檀无奈地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,走,回去喝酒!”白焰莲笑得一脸灿烂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余月檀应了一声,笑着拍了拍白焰莲的头顶。

    白焰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又下意识地蹭了蹭余月檀的手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余月檀轻轻地笑了一声,又接着摸了摸白焰莲的头顶。

    白焰莲方才反应过来,耳朵一热,将自己的脸用袖子遮住,尴尬的咳了一声。却不料,被眼前的人伸手揽住腰,下一刻,便坐在了余月檀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白焰莲将脸从袖子下探了出来,看向余月檀,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本王的四弟如此努力,便想着本王自己也该做些什么。”余月檀微微低着头,唇角上扬着,一双狭长的眼眸中,满满的装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喂,你……你冷静一点啊。”白焰莲有些怕了,便伸手在余月檀眼前晃了晃,却被余月檀轻轻握住,愣住了。

    正在她愣着的时候,余月檀微微弯下腰,又伸出另一只手,将白焰莲微微向上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心的,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仿佛只是在一瞬间,又似乎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白焰莲睁大了双眼,看着余月檀微笑着直起身子,一瞬一息之间,满溢着柔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白焰莲呆呆地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“嗯?”余月檀笑着放开了白焰莲的双手,又摸了摸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白焰莲别过脸,伸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尖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会发生……白焰莲有些楞楞地想着。原本以为只会在小说里发生……

    就像梦一样……白焰莲想着,又侧过脸,看着余月檀。

    注意到她的目光,余月檀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完了啊!白焰莲在内心哀嚎了一声。怎么办,为什么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冲动啊!

    淡淡的月光洒在街道上,洒在正在行进着的马车的顶棚上。

    美好的月色,和寂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好戏落下了帷幕,主角们得到了幸福,而在别处,属于另一出戏的主角,正在默默地等待着,新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