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家园网 > 玄幻魔法 > GRAGON > 第7章 Chapter 7
    城堡恢复了往常的平静。35xs

    埃里克不知道蒂芙洛是不是在生气,小萝莉一如既往地冷着她的面瘫脸,完全看不出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偶尔在藏书室遇见,彼此也都没有说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埃里克并不在意,蒂芙洛还把他留在城堡,就说明他还没有完全失去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是个值得令人庆祝的消息,他自嘲地想。

    城堡里的两位女士一直以客人的态度来对待他,只有帕特一个人会对他犯蠢。

    这家伙心大得很,埃里克那天丝毫没有怵到他。

    只是他这几天沉迷于学习新技能,整日缩在房间里,完全没有时间理会王子殿下。

    于是这几天埃里克难得的空闲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向管家夫人表达了想到城堡外走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罗切特夫人并没有多问,给他了一条绘制了魔法阵的斗篷。

    城堡外是一片天寒地冻的世界。

    埃里克走了很久,眼前都是相同的景色。

    城堡离他越来越远,但那片黑色的阴影一直笼罩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来到了那条裂谷。

    埃里克有点惊讶,蒂芙洛抓走他的那天,因为高空缺氧加上龙灼热的体温,他没过多久就陷入了昏迷,因此并不知道这里有一条裂谷。

    王子殿下微微挑眉,所以这就是没人来找他的借口?

    埃里克抬头望向对面,断崖将远处的景色隔离得模糊不清,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片绿色的森林。

    他默默地站了一会,从袖子里抽出那把银色的餐刀,笔直地插在雪地里,转身沿着裂谷行走。

    雪地里留下一串脚印。

    埃里克默默地计算着时间,走了快一个小时,眼前出现了一棵树。

    一棵高大的、枝叶繁茂的、翠绿的树。

    这棵树出现在这里,本身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。35xs

    埃里克怔住了,但不是因为这棵奇怪的树。

    而是因为他看见了树旁那条贯穿峡谷、连接到对面的桥。

    说是桥其实并不准确,它其实是一条石道,不宽不窄,从深渊之下拔地而起,笔直地通到对岸,硬生生地为这片孤岛开辟出一条通往世界的路。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王子殿下很快回过神来,一抹讽刺从眼中一闪而过,他走近那棵树,果然看到粗大的树干上被刻满了各式各样的符文。

    树已经有些年头了,符文看上去也不是新的。

    树下还有一块石碑,上面歪歪扭扭地刻着他看不懂的字。

    埃里克感兴趣地蹲下身来,他认识很多种文字,不说全都能看懂,种类还是分辨的出来,但却第一次碰到碑上这种见都没见过的文字。

    他记下来,准备离开,突然地想起了那则传说。

    埃里克踩着石碑跳到树上,顺着它粗壮的枝干爬到了顶端,向对岸望去。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北境森林层层叠叠地映入他的眼中,在那片翻腾的绿浪背后,白色的高塔兀自安静地伫立。

    他突然就很高兴,无法遏制地生出想要做些什么的念头,然后他干了一件冲动又幼稚的事情,像个傻瓜一样冲着那边挥手。

    阳光很温柔地洒落,就像那些日子里那些温柔的花瓣。

    埃里克原路返回,在雪地里找到那把餐刀,将它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刀柄入手的一瞬间,他感受到了来自寒极的极度低温,一股难受的疼痛迅速地从手掌蔓延至胸腔,使得整条胳膊都抽搐起来,又很快的归于麻木。

    王子殿下毫不在意地握着它,缓慢又闲散地往城堡走去。

    借口永远都是借口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埃里克在傍晚的时候回到城堡。35xs

    出人意料,罗切特夫人接过那件披风,告诉他蒂芙洛在藏书室等他。

    埃里克推开藏书室的大门,突如其来的低温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小萝莉像之前一样,坐在木梯上等他。

    仰视。

    埃里克不怎么高兴地停在远处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这个姿势。

    蒂芙洛察觉到了。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她从木梯上走下来,鞋子不小心踩住了裙子的边缘,蒂芙洛绊了一下,从梯子上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埃里克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对上埃里克那张明晃晃挂着嘲笑的脸。

    小萝莉爬了起来,歪着头问他,“你不怕我?”

    埃里克忍不住想笑话她,小小的个子问出这句话显得十分可笑,面无表情歪着头的模样就像是一个扭到脖子的洋娃娃。

    紧接着,埃里克反应了过来,顿时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确太放松了,眼前的这个漂亮娃娃可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,那个夜晚她在王宫肆虐的模样还历历在目,提醒着他不应该放肆。

    埃里克抿起嘴唇,都怪她这副令人放松警惕的人类外表太过讨厌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冷淡下来。

    蒂芙洛点头,“看来还是怕的。”

    埃里克的脸更冷了,他低下头去看她,问道,“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们要去出去,”蒂芙洛说道,“你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埃里克意外地挑眉,“‘我们’?‘出去’?”

    “对,”蒂芙洛回答他,“你和我,去人类的城市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你和我?”

    “嗯,你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埃里克总觉得他们的对话有种微妙的别扭,斟酌了一会又想不出什么所以然,“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小萝莉拍板,“那就去加瑟尔的罗布达。”

    埃里克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”蒂芙洛对他招了招手,“把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”她做了一个掌心向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埃里克照做。

    冰凉的小手覆上他的手掌,柔软又小巧,像一只乖巧的白鸽停在他的掌心,让他不合时宜地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女孩似乎不太适应少年手上的温热,她微微瑟缩了一下,最后还是停住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合的手掌间亮起一阵微光。

    蒂芙洛很快的收回手。

    埃里克看向她。

    小萝莉的脸上一贯没什么表情,但埃里克还是感觉到了,她似乎有点不太适应这种接触。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“你可以走了。”蒂芙洛冷着脸赶人。

    王子殿下无所谓地点头,离开了藏书室。

    大门阖上的那一刻,埃里克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那颗平时毫无存在感的心脏正在极速地向大脑泵血,将他冲地有些头昏。

    那一刻他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,有种力量从他体内被呼应而来。

    埃里克闭上眼睛,攥紧了那只手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在这片大陆上,北方是寒极,南方是炎极,西方有龙谷,东方则是曾经的赛维提斯。

    中心地带还有四个人类国度,中部西侧的罗夫纳与东侧的多伦图亚互相接壤,埃斯洛德占据着北方的大片土地,而位于最南部的加瑟尔正是埃里克和蒂芙洛此行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加瑟尔是一个热情国度,还剩半个尾巴的盛夏丝毫阻挡不了人们的狂欢。

    埃里克换上轻薄的的短袖,蒂芙洛浑身都裹在斗篷里,两人在居民们怪异的眼神中走进加瑟尔繁华热闹的都城——罗布达。

    埃里克总算知道裂谷里那条路的用途了。

    那是给城堡里不会魔法的人走的。

    ……比如他。

    当蒂芙洛把他带到那里时,埃里克很惊讶,“你……不准备带我飞过去?”

    小萝莉凉凉地看着他,“你还想再晕一次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是不想。

    他们穿过裂谷,等候多时的车夫向两人脱帽致意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后,他们出现在罗布达城外的森林中。

    埃里克麻木地看着马车在眨眼间消失。

    难怪他们要在树林里下车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觉得热吗?”埃里克问她。

    大热天裹得这么严实,他都替她觉得热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兜帽下传来蒂芙洛的声音。

    平时还不觉得,但在这种炎热的地方,王子殿下忽然很想逗她多讲两句话。

    解暑。

    蒂芙洛领着他来到一间旅店,前台小姐显然认识这位怪人,见她这次跟着一个年轻的帅哥一起来,不由得打量了埃里克好几眼。

    “你来罗布达就是为了住旅店的?”埃里克靠着墙,看着蒂芙洛打开她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身处室内,蒂芙洛摘下了兜帽,她转过头来,说道:“你知道罗布达的凯瑟琳吗?”

    埃里克了然,“你是为了凯瑟琳才来这里的?”

    小萝莉摇了摇头,认真地看着他,“我是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埃里克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晚上见。”蒂芙洛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王子殿下的下颚绷紧了一瞬。

    明明是为了你自己,还要拿我做冠冕堂皇的借口。

    我可不会感激你。

    他别扭地想道。<styletype="text/css">.lggg{width:100%;margin-bottom:10px;overflow:hidden;}.lggga{width:48%;float:left;line-height:38px;margin-right:2%;}.readbtn2{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22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2px;}.readbtn{display:block;clear:both;margin-top:10px;line-height:38px;background:#ff740e;color:#fff;text-align:center;font-size:16px;border-radius:5px;}</style><scripttype="text/javascript">xiawen();</script>